倾心图书馆事业30年 为高职鼓与呼倒计时

2013/4/18   点击数:3736

[作者] 北京高职高专图书馆

[单位] 北京高职高专图书馆的博客

[摘要] 4月15日,再次接受中国现代教育装备杂志暨中国图书馆学会高等学校图书馆分会的独家采访,专访内容发布在中国图书馆学会高等学校图书馆分会网站(http://www.sal.edu.cn/info.asp?id=2978)。 30年来从事图书馆工作一直坚守自己的理想信念,倾心图书馆事业 为高职教育鼓与呼。

[关键词]  中国图书馆 学会 图书馆 数字资源



4月15日,再次接受中国现代教育装备杂志暨中国图书馆学会高等学校图书馆分会的独家采访,专访内容发布在中国图书馆学会高等学校图书馆分会网站(http://www.sal.edu.cn/info.asp?id=2978)。

30年来从事图书馆工作一直坚守自己的理想信念,倾心图书馆事业 为高职教育鼓与呼。

踌躇满志建联盟

在北京这样知名大学云集的区域,高职院校图书馆在高校图书馆中显得有些“势单力薄”:一是数量少,只有20多所;二是规模有限,与综合性、研究型大学相比,在面积和馆藏上都相对有限。同时普遍面临着资金不足、技术力量薄弱、读者需求不足等问题。因此,高职图书馆更需要联合起来,这就是身为北京高教学会图书馆工作研究会高职高专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的张兆忠馆长极力倡导建立首都高职图书馆联盟的原因所在。

2011年11月8日,北京高职高专图书馆共享研讨会在香山召开,宣布由北京26所高职图书馆自发组成的区域合作组织——首都高职图书馆联盟(CVLA)正式成立。

联盟成立一年多来,踏踏实实做了几件事。

一是搭建首都高职图书馆联盟项目应用系统平台,提供统一入口服务、统一检索服务、纸质馆藏联合目录服务、成员馆电子资源获取服务、自建特色资源库服务等,并针对平台运行状况进行了培训。

二是制定了联盟章程,成立了管理委员会、专业工作组,目前基本上由北京高教学会图书馆工作研究会高职高专专业委员会管理。

三是完成了纸质文献、数字资源和共享平台三方面的测试,结果是纸质文献检到率提高了3倍,数据库检索结果基本符合实际,增强了大家对目前平台的信心,并提出改进意见。

下一步,联盟将进一步扩大成员完全共享计划。今后在纸质文献的采购过程中,可采取多种方式实现共享,比如不同类别的职业院校只买相关专业的图书,或者由小馆挑书,大馆付钱等。与此同时,提出了“规范数据,向CALIS看齐”的倡议,即在图书数据使用方面向CALIS标准靠近,全部套用CALIS书目数据格式,这对高职图书馆的发展具有深远意义。

务实创新显特色

信息化时代让联盟和共享变得更加便捷,但任何一个高校图书馆可以借助却又不能完全依赖于联盟来发展。在他看来,人才、资金、技术等对于图书馆来说虽然都很重要,但最重要的还是理念的突破。高职院校与一般的研究型大学相比,更注重实践教学,所以图书馆的服务内容和方式也会有所不同,但有一些服务理念却是相通的。为了切实推进服务,锻炼队伍,图书馆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加强专业馆员的服务能力,比如:图书馆购进的十几个数据库,每名专业馆员都要负责“认领”几个,先自己学好用好,然后再向相关专业的师生推介;每名专业馆员都在知网上建立了“个人数字图书馆”,并通过举办大赛的方式促进大家去学习和使用,然后再帮助读者建立个人馆,以促进师生更好地利用数字资源;在学校的高职示范校建设过程中,专业馆员主动参与精品课程的建设;鼓励馆员参与科研项目申报;开展“信息源”推荐活动,馆员将自己认为比较好用的资源获取渠道相互交流,并推荐给其他馆员及读者;拓展服务范围,将党建等非专业性内容也纳入咨询服务等等。

目前学校图书馆的新馆正在筹备建设之中,目标是建成“三个中心”:师生学习中心、企业文化中心和北京西部地区市民终身学习中心。张兆忠馆长认为,高校图书馆首先要完成本身的职能,不能一说对社会开放就完全放开,非要为公众提供完全与学校师生等同的服务,比如直接到馆学习等,而是可以提供一些更适宜的服务模式,比如图书外借、信息查询等。

一片冰心在玉壶

作为北京高教学会图书馆研究会高职高专专业委员会的主任委员,张兆忠馆长的心里不仅装着北京的高职院校图书馆,还装着全国的高职图书馆。

2009年,在张兆忠馆长的倡议下,全国示范性高职院校图书馆馆长论坛举办,张兆忠馆长担任常务副主席。论坛每年举办一次,至今已经举办了四届,影响力和作用逐步扩大。2013年的第五届论坛将在长春举办,参与范围扩大到全国百所骨干高职院校。

眼下最让张兆忠馆长担心的是高职图书馆的归属问题。高职院校虽然在数量上占了“半壁江山”,但地位上仍处于“第三世界”。教育部高等学校图书情报工作指导委员会(简称“图工委”,目前归属高教司),于2009年在第三届委员会中增加了高职高专组。现在教育部图工委因高职院校划归职成司而要放弃高职图书馆,这对于刚刚起步的高职图书馆来说非常不利。而中国图书馆学会一直没有专门的职业院校图书馆分支机构。张兆忠馆长四处奔走,想争取设立“中国图书馆学会职业院校图书馆分会”。令他高兴的是,2013年2月22日,他的这项“理事建议案”已获中国图书馆学会八届七次理事会通过,这将对推进职业院校图书馆的发展产生积极作用。

“哪怕这次不能实现,也为后来者打下一个基础。”张兆忠馆长说。他坦言,自己没有几年的“戏”可演了,现在之所以如此努力和纠结,主要是基于近30年的图书馆情结,以及那份对事业的期待和使命感。

原文连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7314c2800101jl5n.html